EN [退出]
千金归来>中国新闻

_皮特·凯尔纳:最好的反贫困就是创造工作机会

2017-11-18 12:09

奋进基金会(EndeavorGlobal)联合创始人,里奇蒙管理投资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在智利、埃及、印度、约旦、墨西哥等新兴市场国家,奋进基金会致力于选择具有高影响力的企业家,通过支持这些企业家的创新型想法和具有潜力的项目来为当地创造大量高品质的就业机会。

企业家必须起到导师作用

《21世纪》:什么是高影响力的企业家精神(high-impact entrepreneurship)?你们选择企业家(Endeavor Entrepreneur, EE)的标准是什么?

凯尔纳:以我的标准来看,企业家应具备这样的能力: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积累大量的财富,而且必须在他们所生活的范围内起到示范效应;懂得如何奉献社会。他们还必须起一个导师的作用,因为我们在选择企业家的时候,首先会看这个人是否具有好奇心、创造力,以及坚持的能力。比如说我们选择一个EE,要看他们是否有一个创新型的想法,遇到困难时能很灵活地解决,总体来说他们是非常具有活力、非常开放的人,他们非常渴望获得支持。

不直接投资是想保持中立

《21世纪》:你们不直接向EE投钱,会提供相应的服务,这些服务都包括哪些内容?

凯尔纳:我们之所以不直接提供资金上的帮助,主要是想保持中立。当我们选择EE的时候,不需要再去考虑如何给他们直接投入资金,因为资金主动会找他们。我们首先会对他们进行4至6个月的分析跟考核,在这个期间我们会向他们提供一系列培训,通过考核之后,他们就会进入我们的项目。这时,我们会给他们提供大量的资源,包括人力资源,比如一些导师、人脉关系、教育项目。我们还会选拔一些顶尖人才,让他们到所创业的公司帮他们工作。还有,我们会举办一些巡游,比如我们会把创业者带到硅谷,带到戴尔公司等,让他们去学习那里的先进做法。我们也会去纽约,在媒体方面做一些学习跟交流。我们机构本身以及机构所帮助过的创业者,现在已有78个案例,这些案例非常具有启发意义,比如一个中国的创业者或中国学生想要学习我们的做法,就可以通过这78个案例了解很多东西。

《21世纪》:天使投资人不但提供人脉,还提供资金的投入。如果有一个天使投资人找到我,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择Endeavor呢?

凯尔纳:我不觉得天使投资人跟我们存在竞争关系,相反,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会帮助天使投资人,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我们所选的创业者所隐藏的潜能、他们所投资的公司有什么大的机会。还有一种情况,如果我们的EE觉得天使投资人的投资不合理,我们也会代表他们与天使投资人协商,从而得到更加公平的结果。另外,我们发现在很多地方,天使投资人认为他们自己才是公司的所有者,但创业者要对公司拥有所有权,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帮助创业者得到更公平的待遇。我们会代表他们与天使投资人进行协商。最好的结果是在两者之间达成双赢。

《21世纪》:处于创业期的企业很看重自己的股权,你们的做法可以消除他们的顾虑,是吗?

凯尔纳:我认为是的,我们能够帮助他们消除疑虑。

不打算进入最贫穷的国家

《21世纪》:“最好的反贫困项目”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如此评价Endeavor。但是,最穷的人都在低收入国家,而Endeavor却只在新兴市场国家开展活动?

凯尔纳:我认为最好的反贫穷方法就是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去推动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拉动经济增长。孟加拉国的小额信贷帮助很多人摆脱了贫穷。但对我个人而言,这并不算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因为他们并没有能够将穷人转化成非常成功的人。我并不是想说他们的坏话,因为我们跟他们采取的模式不同。第一,我们注重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与财富,让我们的创业者能够在他们所生活的范围内起到启发效应,甚至说我们的目标是帮助拉动当地的GDP增长。第二,我们并不打算在最贫穷的国家设立项目,因为我们在选择项目设立点的时候有四个方面的考虑:1、必须存在一定数量的中产阶级;2、贫穷指数不能太高;3、有好的大学教育体系;4、商业发展必须有一定的成熟度。

《21世纪》:所以,有人说,Endeavor是一个精英组织,对此你如何回应?

凯尔纳:我不赞成这样的说法,我只能说我们是非常挑剔的,我们在选择EE的时候非常严谨。还有,这个问题涉及到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我们的定位是面向新兴市场国家,而不是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国家。而小额信贷面对的是非常贫穷的国家,定位是不同的。我们不会在没有正常交易体制的国家开办分支机构,我们的创办人必须是非常优秀的人,所设立的机构对处于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来说,的确是具有帮助的。

关注的是商业领域的创业者

《21世纪》:Endeavor在拉美很成功。Endeavor进入中国后,如何才能像当年在拉美一样获得成功?你曾经说在每个国家都可以做到贡献一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你们得做多少个EE才能实现这一增长?

凯尔纳:首先我要纠正一下我之前那个说法,我们之前只是一种猜想,因为他们会通过一些科学的手段得出一些数据或者一些理论,但一个百分点的增量只是我们一个期望,并不是说实际上已经做到这样了,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期望,是因为我们所做的的确是在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创造大量的财富,但我们还没有得出一个最终的说法。对于在中国的投资,不管在非洲、南美洲,还是中东,不管在哪里投资,成功要取决于企业家的领导能力,看中国是否能够本着开放的心态迎接这样一个想法,迎接我们这样一个概念。

《21世纪》:同样为了改变世界,Endeavor做得到而 Ashoka做不到的事情,有吗?

凯尔纳:尽管我们这个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是根据Ashoka的模式成立的,但我们两者之间有着不同的关注点,Ashoka关注的是社会创业者,而我们所关注的是商业领域的创业者, Ashoka关注的领域是公共健康、政策制定、环境保护、女性权利等等,但我们是100%关注商业方面的,尤其是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商业创业者。尽管我们当初在成立的时候是模仿他们的模式,但是我们存在定位上的不同,所以两者还是存在很大的不同。

作者:马而非 (来源:马而非)

当前文章:http://gfywk.szielang.cn/hot/zf0r.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2:09

木偶奇遇记  穿越之我是还珠格格2  望京星美国际影城停业  生猪价格今日猪价山东  台湾冥婚真相  观致汽车是哪个国家的  美团外卖订餐网app  怎样进行手机刷机  男欢女爱久石完整版  汤唯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皮特·凯尔纳:最好的反贫困就是创造工作机会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天涯国际_蔷薇乐队旅行